您的位置:首頁 > 本網特稿
本網特稿

陳敬生:駁“改革與己無關”論

發布日期:2020-11-17來源:四川省科技新聞學會作者:陳敬生瀏覽量:157
詳情介紹

駁“改革與己無關”論

陳敬生 

  目前,我國正在行以城市為重點的經濟體制改革。面對這樣一項舉世矚目的偉大事業,億萬人民群眾以飽滿的政治熱情積極投身其中,爭當改革的促派。但也有一些人,他們站在改革者的行列之外,對改革評頭論足,散布消極情緒。 有這么一種說法:“改革么,那是‘政治家’、‘改革家’的事,與我們這些‘平頭百姓’沒有多大的關系”。這是一種比較典型的消極論調,是十分錯誤和有害的論調。 為什么說它是消極的呢?因為這種論調的散布者們把改革的責任一股腦兒推給了“改革家”,自己則一點責任也不愿承擔;不但自己不負責任,還要拉上一般的“平頭百姓”和他們一起遛之乎也。 為什么說它是錯誤的呢?我們認為,持這種觀點的同志,他們并不清楚什么叫改革?也不明白為什么要改革?更不知道怎么行改革?由于這些基本的觀點和問題都沒有搞清楚,弄明白,他們就只能不負責任地瞎說一頓,連一點起碼的事實依據和理論依據也找不到。 什么叫改革?按照馬克思主義的觀點,改革就是革命,就是革新。經濟體制改革就是要改變我國經濟管理制度中那些封閉的、傳統的、不適應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要求的陳規陋習,革除寄生在社會主義偉大事業肌體上的毒瘤和贅疣。 這樣的改革,它不能像在溫室里培育花草那樣雅致,也不會像在斗室中創作文章那樣單純,這是在960萬平方公里的廣袤土地上演出的一幕威武雄壯的活劇。在這幕活劇演出的前前后后,不但要有編劇、導演們的出色工作,而且要有演員們的精彩表演,還要有燈光、布景、道具等工作人員的密切配合,甚至也離不開評論人員的批評指點。 如果說“編劇”、“導演”們就是“改革家”的話,那么,“演員”、“觀眾”和“評論員”們就算是“平頭百姓”了。演戲光有編、導行嗎?很顯然是不行的。同樣道理,要搞好經濟體制改革,光有“改革家”而沒有“平頭百姓”,這改革也是決不能搞起來的。 為什么要行改革?對這個問題,《中共中央關于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中說得很明確:改革是為了建立充滿生機和活力的社會主義經濟管理體制,為了建設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為了國家的興旺發達和人民的富裕幸福。 這個目的本身就足以說明,改革決不是和“平頭百姓”關系不大的事情,而是和黨政軍民學的各個方面,東西南北中的各個地區,工農兵學商的各個階層,總之是和千家萬戶、億萬之眾的切身利益,和子孫后代的長遠利益都密切相關的。 我們說“無關論”是錯誤的,還在于持這種觀點的同志不知道怎么行改革?毫無疑問,改革應當在黨和政府的領導下,有分別、有步驟、積極穩妥地推,不能大轟大嗡,一轟而起。但這決不意味著可以不需要群眾,而只靠少數幾個人關起門來搞。 中國共產黨是為人民謀利益的無產階級政黨,黨的事業從根本上說就是億萬人民群眾的事業,群眾的事業只有依靠群眾來辦才能辦好。 群眾路線是我們黨的生命線。無論是在艱苦的戰爭年代,還是在建設社會主義的新時期,我們黨都“堅定地相信人民群眾的創造力是無窮無盡的”,緊緊地依靠人民群眾,從而奪得了革命和建設事業的一個又一個勝利。 在抗日戰爭中,我們黨發出了“為爭取千百萬群眾入抗日民族統一戰線而奮斗”的莊嚴號召,組織了浩浩蕩蕩的革命大軍,造成了陷敵于滅頂之災的汪洋大海,終于成就了驅逐日寇出中國的偉大事業。三年的解放戰爭,則更是一場規??涨暗娜嗣駪馉?。 新中國成立后,我們黨所領導的三大改造運動、農業合作化運動,等等,沒有一個不是在廣泛發動群眾,堅決依靠群眾的基礎上取得勝利的。 前幾年行的農村經濟改革之所以能在短時期內取得令人驚奇的成效,其根本原因仍然在于,黨中央作出的實行以家庭為主的聯產承包責任制政策合乎潮流,順乎人心,得到了億萬農民群眾的衷心擁護。他們把這項事業當作自己的事業,表現出了極大的主動性和創造性。 由此可見,要成就一番事業,特別是像經濟體制改革這樣的關乎全局的偉大事業,不發動和依靠群眾,那是不可想象的?!吨泄仓醒腙P于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只是描繪了改革的規劃和輪廓,它不可能將改革的方法、步驟等規定得十分具體詳盡,也不可能在改革還沒有開始之前就為改革提供一整套成功的經驗。 這些都將有賴于人民群眾在改革的實踐中去摸索、去創造。像浙江海鹽襯衫廠廠長步鑫生等一大批改革的先行者,在實踐中就積累了許多好的經驗,有力地推動了經濟體制改革的程。 綜上所述,不難看出,“改革與己無關”論與事實不符,與理論無據。它渙散黨、政府和人民群眾的團結,消磨改革者的斗志,窒息人們的創造動能和取精神,助長懦夫懶漢思想的發展。要搞好經濟體制的改革,不可不對這種錯誤的、消極的、有害的自由主義論調展開無情的批判。 

  后記:此文醖釀于1985年初,成文于當年的5月12日,距今已有35年多。雖然時過境遷,但中國改革開放的步伐從未停歇,有關改革的各種非議、腹非也不會絕跡。因此,我覺得,拙文中的一些基本觀點至今仍有借鑒意義。

Copyright © 2020 Sichua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News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電話:028—85093859   投稿郵箱:lq00112233@163.com 通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11號
版權所有:四川省科技新聞學會 技術支持:仕航軟件 備案號:蜀ICP備16009762號-4
(-^O^-)MG爱丽娜_最新版 个人理财软件 甘肃11选5号码 贵州麻将小游戏 bg大游视讯app下载 山西11选5走势图top10 美人捕鱼官网 今日大乐透开奖号码预测 湖南快乐10分两胆全中 娱网棋牌麻将透视 体彩p5开奖 股票交易费用计算器 内蒙古麻将一口香 东方6+1开奖结果查询 浙江11选5杀号技巧 微乐辽宁麻将能做弊吗 高频彩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