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會員文學
會員文學

孫百川:蠢蠢欲動(短篇小說)

發布日期:2020-12-1來源:四川省科技新聞學會作者:孫百川瀏覽量:63
詳情介紹

蠢蠢欲動(短篇小說)

孫百川

1

  巡視組來四合縣駐扎了。

  時令正值春天,委婉的花朵開得欲言又止。

  不知為什么,昔日繁華的主街這些天變得無比謙虛,平日里因摩肩接踵所引起的男女間的口角也熄滅了,出租車走得非常有序,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灑水車的水霧也不再大膽地歸納行人。

  經常愛端個相機掃街的我發現,上個月還雀躍著的棒棒軍、背二哥似乎一下子便從人間蒸發,就連平日里那些靠蹲點道路邊的補鞋匠也了無蹤影,就連討口子、瘋子,這兩種符號也平白無故地從我視線中消失。

  我不解的是,貧困的四合縣這才摘掉貧困帽子幾年,是什么讓人們的精神生活在這段時間還真的一躍而起,齊刷刷地上了文明、和諧、理性的臺階。

2

  有鬼。

  鬧鬼者是我在鄉下攝影時所撞見的一位瘋子。

  這個瘋子我認識,姓白,大約五十出頭。雖然瘋得不輕,但對我的鏡頭卻非常感興趣,露臉是他的本性。只要我一端鏡頭他立馬站得工整起來,還習慣性地用叉開的手指向后梳理頭發,有大江東去只等浪淘盡的大奔頭的快感。

  這次跟他照面出乎意料。他被綁在木頭村一家農戶堂屋前的一根白水柱上,他的一條腿上拴著一條特別易沖動的大花狗。

  原來這個“人像元素”卻在這里,我暗暗地說。

  他見到我后,嘴里不停地喊著有鬼,似乎要與那條大花狗產生共鳴似的,人聲狗聲混為一談。

  我端著相機想拍個特寫,白瘋子一見到鏡頭頓時丟了鬼話,還起了精神。他機械似地站得筆直,只是這次他沒能用手指梳理頭發,畢竟兩條胳膊被繩子纏繞。他的手指總在停地彎曲又伸開、伸開又彎曲。

  我想,白瘋子準是這家的親人,也許瘋得過于遠離人類,才會遭到如此對待吧。為了找人松開他以減輕痛苦,我便向屋子里大喊有人嗎,三遍過后,一扇古老而沉重的木門發出沉悶的聲音,然后探出一個頭來,機警地向我打量,然后,門又關上了。

  “拍吧,拍吧,我要見報,我要上頭條。”白瘋子吐詞清楚。

  我咔嚓幾下,他的臉生起了燦爛的笑容。其實,我根本就沒真拍,提前取出了內存卡。

3

  我明白,這種笑容會加重我的不安。

  說起白瘋子,四合縣逐鹿政治的人沒有哪個不認識的。五年前他還是響當當的鎮長,因與一包工頭勾結,在公路邊修了一個天價公廁而被人告發,雙規期間,他卻意外地瘋掉了。

  對于他的瘋,人們有多種版本的解釋。有人說是裝,有人說是逼,說的更兇的是不得不瘋。

  不管怎樣,他真的瘋了。有好事者驗證過,其中就包括把他趕到天價公廁、讓他大占便宜去吃屎的糟糕手法。

  據說,本該釀成官場地震的天價公廁案終因他的瘋掉而不了了之,化為飯后談資。

  瘋掉后的白鎮長只有鏡頭才能使其短暫地回歸理性似的,無論是攝像機鏡頭、還是照相機鏡頭,抑或小朋友們用拇指與實指彎成圓圈的手勢鏡頭,他也會迅速站直,五根手指會習慣性地將頭發反復向腦門后梳。

  我第一次遭遇到他,是在天價公廁。當時,他正在一個一個地試蹲位,嘴里還念念有詞說,給我騰位置、位置是我的。

  后來,我發現他對鏡頭總情有獨鐘,于是便經常在四合縣取材他的臉。他臉的表情異于常人,非常豐富,幾乎可以這么說,人間所有款式的臉他都能演繹出來。

  因為有他,我的作品《臉》之系列在社會上引起轟動。

  然而這次,我沒有拍攝他臉的激情,不二原因是他一直在微笑,與他口口聲聲喊出的有鬼極不協調。

4

  我上去松他身上的繩子。

  不妙,那條大花狗已露出四顆獠牙,兇神惡煞的眼神直瞪著我的鏡頭。

  正在納悶之際,那扇古老而沉重的木門居然亮開了,一位老者一瘸一拐地搖了出來。

  他對我小聲地說:“記者同志,請把白鎮長帶走吧,求你了。”

  我不解地問:“難道他不是你家親人?”

  “八竿子也打不著,啥子親人喲。這是新鎮長下達的命令,說暫時將他擱在我這里一個月,鎮上會給補助。”老人說。

  哦,我明白了,原來是因為巡視組要在四合縣呆一個月,怕影響本縣形象。

  我深吸了一口氣說,這人都瘋成這樣了,不至于將他拴起來吧,大爺何不放了他。

  老人從深陷的小眼睛里擠出鋒利無比的兩束激光,大聲說,使不得使不得,副縣長來視查精準扶貧路過我這里時特別強調,說最近有人反映這個瘋子居然又在學說人話,千萬要看管好,瘋子的身份決定他只能說鬼話。

  我似乎躲過了老人逼仄的目光,停頓片刻說,大爺,你也沒任何義務來照管一個瘋子呀,再說,他要是真開始說人話那該有多好嘛。

  老人一聽,把本應搬來讓我坐的板凳給撂倒了。我感覺到莫名其妙。

  白瘋子、白瘋子、白瘋子,他居然趁老人不備給我使了一個眼神。

5

  天啦,這眼神不是任何一個瘋子能傳達出來的那種。我感覺到他沒瘋似的。

  突然,院子里來了一個手提公文包的中年男子。白瘋子一見到他口中又不斷地喊著鬼鬼鬼。

  中年男子見有陌生人出現在他房前,顯得很不高興。我呢,也只好往外走。

  “兒子,他是記者,快把他攔住。”老人的語氣硬得發燒。

  我還是被這個中年男子追上并攔了下來,他二話沒說,把我手中的相機拿去,并熟練地拆開卡槽,在沒發現儲存卡后便說:“你是干什么的,是不是將卡藏匿了。”

  我只好陪笑說:“對不起,我轉錯了地方,看到這個瘋子有點好奇罷了。”

  當我脫身后,其實沒有走遠,而是返身貓在屋子后頭的柴垛里。在老人與那個兒子東一句西一語的閑談中,我才得知,兒子是個副鄉長,大爺似乎還有點學問,一再叮囑兒子要求上進,能把白瘋子爭取到咱家來,便是兒子成熟的開始。

  過了一會兒,屋子里似乎有個女子的聲音,我想,這一定是那個兒子的老婆。女子的聲音細而尖,她說,爹,明天買啞藥叫你兒子去吧,他本來就順路,我下不了手,做缺德的事怕遭報應。

  “啪——”屋子里傳出一記耳光聲。

  天啦……

6

  十萬火急!

  夜,還是落了下來,瘋子沒再喊有鬼,也許他累了。然而,我感覺到黑夜里的一切都在蠢蠢欲動,包括黑黝黝的遠山、包括閃爍其詞的星光、包括田野時淡時濃的蟲鳴……

  我想今晚就把他救走,但我不得不考慮先如何對付那條拴在他腿上的狗。再說,單憑我個人的力量肯定不行,弄不好會有生命危險。

  好在我的手機還有電。更好在我知道巡視組的熱線電話。

  于是,我編了長長的五則短信,將我對白瘋子的擔憂、和他那個令我警惕的眼神等,都發給了巡視組,并請求他們火速趕來。

  一個半小時后,警笛聲刺破了大山的沉寂。

  白瘋子被帶走了。

7

  白瘋子開始說人話那天,已是三個月后的事了。

  巡視組請示省紀委延續了半年時間駐扎在四合縣,同時還請示省上派來醫療專家小組,專門治療白瘋子的病。

  為了配合白瘋子的情緒,我也被巡視組請去用鏡頭對焦他的臉,讓他鎮靜。其它的鏡頭已不起任何作用了,他對我的鏡頭產生了依賴。

  接下來的事大家都明白了:官場大地震。

  四合縣的老鼠、蒼蠅、跳蚤,都被一一羅列在大地上,清理出來了。

  最令我感動的是,被治好病的這個曾經的瘋子,居然向組織提出坐牢的請求,理由是:他現在不瘋了,不能因為自己有一段人生病歷就抹掉真正的病。

 

后記:

  四合縣縣委大門斜對面的那幾株被清風鎖住的槐樹,還在一個勁兒地相互揭短、蠢蠢欲動。

  觀望的人們一見到省巡視組動真格了,這時的縣城才又恢復了原態:該跳廣場舞的繼續跳,該深夜開店的繼續開,該拉貓牽狗逗鳥耍蛇的繼續耍。人們的腳步也更加的任性和自由,令人不習慣的是曾經下雨天滿街亂躥的灑水車現在只有到了天晴時才往街道上跑。

  來自底層泥土里的禾苗似乎也在蠢蠢欲動,伸腰的伸腰、抬頭的抬頭、露臉的露臉。你看,正在田間鏟草的農民,就連鋤頭也微微改變了方向。

Copyright © 2020 Sichua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News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電話:028—85093859   投稿郵箱:lq00112233@163.com 通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11號
版權所有:四川省科技新聞學會 技術支持:仕航軟件 備案號:蜀ICP備16009762號-4
(-^O^-)MG爱丽娜_最新版 斗地主棋牌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快500 大富豪棋牌官网地址 JJ斗地主大众麻将创建房间 上海11选5免费计划软件 中国体彩今日开奖结果 手机麻将输赢规律 精确排列五预测 三码必中 二十一点高级策略表 贵州麻将规则 广东十一选五 天中图库好运彩一一 大家都玩的河北麻将 安徽11选5走势图今天 幸运飞艇官方网站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