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會員文學
會員文學

宋雨霜:石竹花開詩意濃

發布日期:2020-12-9來源:四川省科技新聞學會作者:宋雨霜瀏覽量:39
詳情介紹

石竹花開詩意濃

宋雨霜

  那天下午閑游,我偶遇一座綠竹掩映的小院。那小院的竹籬墻上寫著“青見”二字,我感到一陣心動。在綠意悠悠的鄉野世界,“青見”這樣的字眼是如此的自然溫潤。我加快步伐走上去,才發現院門緊掩,有些失落地垂頭轉身。一片星星點點的紅色讓我眼前一亮,啊呀,多么可愛的小花!一小叢花不均勻地分布在細長的綠葉間,花形像古典精致的小油紙傘。我蹲下來,看這綠葉間露出的紅色小臉。它們沖我笑著,仿佛替主人招待我這個不請自來的客人。

   我向來愛花,在深秋時節的綠竹小院邂逅這叢紅花,激動不已。一個大膽的念頭涌上心頭,我想挖幾株小花回去種在陽臺??墒侵魅瞬辉诩?,這算不算偷花呢?我猶豫了一下,很快安慰自己,沒事的,就帶走幾株而已,并且“愛花之人不算偷花”,如果主人知道了我這么愛他的花也會高興的吧。扒拉開匍匐交織的根莖,我徒手刨了幾株小花放置一邊。在小院右側的竹林底下,我找到了兩片枯黃的筍子殼,用筍子殼包著小花,又加了一點泥土護根,我滿足地離開了小院。我走了兩步回頭看看小院,對它充滿了感激,盡管院門緊鎖,可它卻“贈予”我這可愛的小花,多么可愛慷慨的小院呀。

   離開小院沒走幾步就到了大路上,碰到一個中年男人走過來。我猜想他是村里人,沖他點頭打招呼,順勢問了下“那個青見小院沒營業么?”他說“在營業啊,只是今天沒開門”。他問我哪里弄的小花,我有些心虛,就說小院路邊隨意扯的。沒想到他卻哈哈大笑起來:“你肯定是在我家院子前扯的,我自己種的花還不認識么?” 啊呀,原來他就是小院的主人,真是太巧了。我有些羞愧地說,自己因為喜歡種花,于是扯了幾株帶走,因為主人不在家,所以沒打招呼,請他諒解。他笑著回復說沒事,花遇有緣人,喜歡這石竹花帶回去也好,好好種起來。哦,原來這紅色小花叫石竹,真是別致的名字。告別了小院主人,我回到了學校。

   我在路上網購了三個小花盆,準備把這幾株石竹花好好養起來,不能辜負了此番偶遇的緣分。在花盆還沒到的三天里,我往筍子殼上澆了一點點水,心里念著石竹花呀要挺住,等花盆到了我**時間給你們搬家。那花朵也仿佛通人性,果真堅強地挺立著頭顱,燦爛地開著,一點也沒有離開小院的悲切之感?;ㄅ枰坏?,我又徒手到樓下刨土,抱著幾盆沉沉的土上樓,想著盡快給石竹花搬家。

   石竹花住進了花盆新家,我懸著的心也落下了。澆了少量的定根水,把它們放在陽臺邊沿。它們在三個小花盆里互相守望,說著我聽不懂的話語,露出我看得懂的笑臉,我感到溫暖,就像多了三個姐妹,也像多了三個孩子。我曾經在出租屋陽臺上種過月季花,也寫過《我想做一盆花草的媽媽》之類的文字?;ú蒺B眼,更養心,它們是我在這個城市最可愛的朋友。如今,我換了工作地點,更需要新的朋友,這三盆石竹花成為我陽臺上**批朋友。

    每天早起收拾妥當,我就蹲在陽臺邊和石竹花說早安,然后歡樂地向教室走去。石竹花的艷紅,開啟一天的溫暖和希望,我是多么幸運的人呀??樟怂阉髻Y料,才發現這小小的石竹花并不簡單呢。唐代司空曙在《云陽寺石竹花》如此寫著:“一自幽山別,相逢此寺中。高低俱出葉,深淺不分叢。野蝶難爭白,庭榴暗讓紅。誰憐芳自久,春露到秋風。”可見石竹花開的形態顏色之不俗,且花期較長,經春至秋,長艷不衰。石竹花的花語是純潔的愛、才能、大膽、女性美,這和我心中的自我形象不謀而合,怪不得一見傾心呢。

   宋代詩人王安石贊慕石竹花之美,又憐惜這花孤獨寂寥,不被世人所欣賞,有詩云:“春歸幽谷始成叢,地面芬敷淺淺紅。車馬不臨誰見賞,可憐亦解度春風。”或許,詩人筆下的石竹花是寂寥落寞的,然而小院前的這叢花因與我相遇變得不再孤寂。被我帶回來的這幾株石竹花雖然離開了清靜鄉野,走進了城市生活卻自有新的天地。在萬花殺盡的秋風中,石竹花仍開得像火,也像熱烈的小太陽落在我的陽臺,我的心被這光熱照亮。

   當我了解石竹花的詩句和花語后,再看陽臺上小小的三姐妹,心里更多了幾分愛意與敬意。這柔弱嬌小的身子,卻有著石竹這樣堅毅大氣的名字,可見花如其人,不可貌相呢!它們葉片細柔,莖稈卻如竹節挺拔,花朵更是昂著頭笑對時光,自在從容地吐露詩意。是呀,細葉是瘦長的詩行,鋸齒傘狀的花朵是一個個跳躍的漢字呢?;ㄋ婆?,挺拔如斯,空蕩蕩的陽臺多了不少活力,也多了幾分氣度。風中佇立陽臺,我為一朵朵詩意的石竹花感動、落淚。它們驕傲而挺拔的身影,蘊含了許多深意,值得我細細品味。

  離開鄉野的小院被我帶到宿舍陽臺,石竹花仍燦爛地長著,適應性極強,于無言中告訴我生命的哲學。它們艷而不妖,魅且不俗,從容地露出臉龐,沖著天空微笑,沖著我微笑。它們是秋天里一抹特殊的詩意,是我言語不盡的蓬勃。石竹花與我相遇在秋天,住進我的眼眸,鐫刻在我的心底。秋去冬來,它們開始枯萎凋謝,我相信它來年春起,又會露出微笑的臉龐。持久的花期,從容的生命,燦爛的笑容,堅毅的脾性,永遠的石竹花開,永遠的詩意盎然。

Copyright © 2020 Sichua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News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電話:028—85093859   投稿郵箱:lq00112233@163.com 通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11號
版權所有:四川省科技新聞學會 技術支持:仕航軟件 備案號:蜀ICP備16009762號-4
(-^O^-)MG爱丽娜_最新版 娱网棋牌安卓下载 20选5小规律 手游棋牌作弊器有用啊 捕鱼游戏赢钱的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势图 排列三专家杀号定胆 天才麻将少女吧 青海11选五规则 丰禾棋牌app 海王捕鱼视频战场 安徽25选5开奖软件 福彩3D开奖结果 云南麻将辅助器 云南11选5专家推荐号码 喜乐动官方下载 手机麻将哪个版本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