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會員文學
會員文學

謝明鐸:遠去的背影

發布日期:2020-12-14來源:四川省科技新聞學會作者:謝明鐸瀏覽量:131
詳情介紹

遠去的背影

謝明鐸

       遂寧依山傍水,地理位置優越,農產品豐富,素有小成都之稱,蜿蜒千里的涪江,從雪山走來,高原為她儲備了豐富的水源,江水滔滔,四季長流,滋潤著兩岸土地,傳承著古老的文明。在歷史上遂寧人口密集,農產品豐富,工商貿易興旺,水陸交通發達,自古就是川中重鎮,川中的經濟中心。

  遂寧歷史上經濟的繁華,主要有幾個方面的因素,一是土地肥沃,有涪江的滋潤,農產品豐富,盛產糧食?蔬菜?棉花?中藥材等;紡織業興旺發達,土布?襪子?毛巾等產品遠銷全國;土特產品有中藥材?桐油?豬鬃?紅糖等,特別是中藥材白芷馳名國內外;其次,廣德靈泉兩座名山,乃皇家禪林,觀音道場,歷史悠久,天下聞名,高僧輩出,每年的香會節,西南各地香客到遂寧朝山進香,商家借此機會推銷宣傳產品,傳遞商業信息,極大地帶動了遂寧商貿和服務業的發展;涪江水運交通,也是推動遂寧經濟發展的主要因素之一。

  涪江發源于四川省松潘縣雪寶頂以東的衛風洞,流經平武?江油?綿陽?三臺?射洪?遂寧等縣?市?區 ,在合川縣南津鎮匯入嘉陵江,全長911公里。

遂寧地處涪江中游,兩岸地勢平坦,南北兩壩一馬平川,土地肥沃,很早人們就利用涪江發展水利,引入涪江豐富的江水進行農業灌溉,有了涪江水的養育,遂寧人民安居樂業,農業非常發達,人們稱涪江兩岸的土地是一碗泥巴一碗飯。

  千百年來至上世紀中期,遂寧進出貨物運輸主要靠水運,營運里程772公里,涪江從綿陽起可直達重慶,遂寧的貨物可經重慶到武漢?江浙?上海?廣州乃至海外。上世紀二十年代遂寧就有了公路,但那時汽車很少且運輸費用非常高,而水上船只運載量大,費用低,直到上世紀70年代初,遂寧進出的大宗貨物主要依靠涪江的航運。

   遂寧水運的興旺發達,不僅推動了遂寧經濟的發展和城市的繁華,還帶動了遂寧周邊很多鄉鎮縣城的經濟。遂寧是川中物資的集散地和中轉地,也是外來商品的批發地,貨物進出輻射到周邊十幾個縣,成了名附其實的川中重鎮。涪江成了一條非常繁忙的水運線路,當年江面船舶上下來來往往,百舸爭流,穿梭不息,江邊桅檣如林。碼頭上貨物堆積如山,人來人往,車水馬龍,運送貨物的車輛連綿不斷;船工纖夫與碼頭上搬運工的號子聲此起彼伏,遙相呼應。聽老人們說以前深夜在縣城中心的大十字口,還能聽見碼頭上的號子聲。

  當年從事航運工作的人員隊伍非常龐大,是遂寧從業人數最多的行業之一,最興旺的時期從事貨物航運的船只有近千艘,船工一萬多人,近萬個家庭生活收入的主要來源就靠涪江船運。民國時期遂寧城區也就是三萬多個家庭,由此可見航運在就業中所占的比重非常之大。

  船工是一個非常辛苦的職業,要有強壯的體魄才能勝任這個工作。所以船工不但要身體精壯的漢子,還要有吃苦耐勞堅韌不拔的精神。一條船一般十來個人,前駕長和后駕長(舵手)各一人,專職雜工一人,纖夫十人左右(根據船的大小人數不等)。

  遂寧到重慶下水五天,上水要十天;到綿陽上水6天,下水四天。下水順流而下船工們就在船上,用槳劃水加快船的速度,水流比較急的時候,還可以坐下來休息,遇到順風扯起船帆,乘風順水,順江而下,沿途欣賞兩岸絢麗的風光,仿佛乘船旅游般的輕松愜意。

  上水就沒有那么輕松了,上水行船全靠纖夫把船拉著走,長長的纖繩一頭栓在船上,纖夫們用一根背帶拉著船走,在水流平靜的河段,不是很費力,大家只要合著腳步,稍微用一點力拉著船就可以跟著走。到了水流很急的灘,航道狹窄,水流湍急,行船就非常吃力了。纖夫們弓著身子,拉著纖繩吃力的一步一步往挪動腳步。特別是在一些險灘,一個船的纖夫力量不夠,要把幾個船的纖夫集中起來拉一艘船過灘,然后再去拉另一條船。

  過灘是非常危險的,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稍有松懈,船就有后退的危險,在險灘中船一旦后退,很可能船毀人亡,造成人員傷亡財產損失的嚴重后果。所以每到險灘,船工們都高度緊張,大家同心協力,喊著激昂的號子,纖夫們一個個佝僂匍匐著身子,極盡全力,勁往一處使,吃力地前行。直到一路同行的幾艘船都過了險灘,大家才能松了口氣。

   船工的號子非常的重要,號子聲不僅可以給纖夫鼓勁,而且關鍵是協調和指引著船在驚濤駭浪中安全行走。號子分好幾種,走平灘時的號子,聲音舒緩輕松;走上灘時的號子則因水急船快,所有的人都要集中精神,聽從指揮。這時的號子則嚴肅沉重;搶灘號子是逆水而上遭遇激流時喊的號子,因為是最危險的時刻,要求所有的人步調一致,齊心協力,任何人的松懈都可能導致船毀人亡,所以號子速度快,旋律簡單,節奏鏗鏘有力,甚至是直接的呼喊。在這個時刻,仿佛整條江都喊聲震天,號子聲夾雜著驚濤拍浪的激流聲,宛如戰場上悲壯的廝殺聲。后來在遂寧至重慶幾個險灘上配備了汽輪,用汽輪拉貨船過險灘。一定程度上減輕了纖夫們的勞動強度,消除了安全隱患。

   纖夫大多自幼生長于江河兩岸,靠自己強壯的身驅和終年練就的鐵腳板去與急流險灘搏斗,與強大的水流抗衡,擔當起使船前行的責任。他們長年累月走羊腸小道或懸崖絕壁,更多的是走河灘、踩卵石,抗激流,不僅習慣了風吹日曬,餐風露宿,任憑霜打雨淋,練就了一身錚錚鐵骨。

  纖夫們都有一件打滿補巴的長衫,船夫們叫它“納脫”。他們一會兒在岸上,一會兒到水中,一會烈日曬,一會暴雨淋。一件厚厚的“納脫”冬暖夏涼,既能保暖又能遮擋陽光的暴曬。遇緊急時刻,哪怕就是寒風凜冽,飄著雪花的數九寒天,容不得有半點猶豫跳進刺骨的江水里,根本就沒有時間寬衣解帶再跳入水中。穿上“納脫”里面就可以不穿衣服,要跳入水中時,就只需把長衫卷起來就可以了,那樣就不會打濕衣裳。纖夫們常年風吹雨打,日曬雨淋,個個都是身體黝黑,錚錚鐵骨的精壯漢子。

  船工因職業的特殊性,生活方式都與一般人不同,上水行船時,每天要吃六?七次頓飯,不能吃得太飽,吃飽了彎不下腰,使不上勁;餓了空著肚子又沒力氣拉纖,所以經常是拉一個灘或過一條壕又要吃一次飯。船上有一個雜工除了幫助前架長撐船外,主要工作就是給纖夫們蒸飯,保證纖夫們隨時都有飯吃。

  在古老的水道岸上,由于纖夫們常年累月地穿行,在一些不可躲避的巖石上纖繩千百次地用力和磨擦,留下了許多光滑的深淺不一的勒痕,今人稱作纖夫石。這些“纖夫石”是人類與自然搏斗、與激流抗爭的見證,也是千百年水運歷史的見證。 

   在一些距水面最近的巖石上還常常有一些深淺不一的窩窩點點,那是前駕長為了糾正船的角度和方向,拼命用蒿桿支撐在江石上留下的遺跡,因為這些蒿桿頭大多是鐵制尖頭的,天長日久激流的岸邊石頭上便留下這些小坑洞。

  有涪江水運的便捷,遂寧農副產品和土特品在全國暢銷,生產的土布經常供不應求,客商長駐遂寧收購土布。除了專門的織布廠,很多家庭都有一臺織布的機器,織布是很多家庭的主要副業。也有的婦女以織布為主要收入來源,以此賴以生存??箲鸪跗谒鞂幷M了新的紡織機械,并舉辦了紡織技術推廣班,招收有初中文化的學員,經過培訓后派往各地去指導推廣紡織新技術。

  隨著紡織業的生產規模擴大,民國時期城區有數十家比較有規模的織布廠,最多時全縣從事織布業的人達十萬之眾,整個縣城內外,千家萬戶紡紗織布的機杼聲,晝夜不停。隨著織造業的發展,還帶動了針織、印染、軋花、打包、紡織機械等相關的行業的發展,遂寧的紡織業也得引來了商人在遂寧投資開辦紡織廠,引進了先進的紡織設備和技術,極大地推進了遂寧紡織業的發展。

   涪江水運帶動了遂寧工商業的發展,由于物業流通,市場繁榮,各地商人都看中遂寧這個寶地,紛紛來到遂寧開展商業貿易活動,幾條主要街道商號貨棧林立,熱鬧非凡。 工商業的繁華還帶動了金融業和餐飲服務業的繁榮。多家金融機構在遂寧設立分號,為工商業注入資金,有了銀行資金的投入,加快了遂寧經濟發展的步伐。工商業的發展使城市人口日益增多,餐飲住宿等服務業生意也非常興隆。

  從上個世紀六十年代起,因航道時常斷航,航運周期增長,運輸成本增加,加之受涪江沿線公路運輸沖擊,涪江水運日漸衰落,港口貨物吞吐量逐年減少。 隨著公路運輸的發展,貨運逐漸轉向公路運輸,特別是遠程貨運,早已完全被鐵路運輸取代,涪江水運逐漸萎縮。到了八十年代初涪江水源流量減少,各地建了電站攔河大壩,涪江水運全部停止。

  涪江斷航四十多年了,岸邊沒有了喧囂,聽不到纖夫們激昂鏗鏘的號子,再也看不到纖夫們黝黑赤裸的背影,碼頭人喊馬嘶車水馬龍繁華的景象早已成歷史。

   如今遂寧的交通,和昔日相比,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四通八達的公路?鐵路?高速公路在遂寧縱橫交錯,遂寧成了中國西南交通樞紐,物流港成了川中乃至中國西部的物流中心。

  從前繁忙的涪江現在已經成為記憶,人們在涪江下游建起了攔河大壩,使原來狹窄湍急的江面變得寬敞平靜,成了美麗的觀音湖,水面有幾個杭州西湖那么寬。城區涪江兩岸十多公里,建成了美麗的城市景觀。每當清晨太陽剛剛升起,在朝霞的輝映下,涪江邊到處都是跳舞健身的身影;當夕陽西下的時候,涪江邊游人如織,熙熙攘攘,人們紛紛來到江邊休閑散步,欣賞兩岸美麗的風光;入夜的涪江兩岸燈火輝煌,火樹銀花,連綿十數公里,宛如天上人間。美麗的涪江河畔成了遂寧城市一道亮麗的風景。

  江中的貓兒州,以前乃巴矛叢生的不毛之地,經過數年的打造,成了美麗的圣蓮島,世界荷花博覽園。每到夏季,數百種荷花千姿百態,競相怒放,盡情地向游人展示迷人的風采,吸引著全國各地的游客,來過圣蓮島的人,無不為其美景所傾倒。

  遂寧涪江航運歷史悠久,當年涪江航運的繁榮景象,依然在人們記憶里回蕩。依水而居、以水為生,涪江水運業催生著遂寧故事。據說遂寧正在規劃重啟涪江航運,從遂寧通航到重慶,利用涪江豐富的水運資料,大力發展旅游服務,讓涪江再現繁華。 雖然涪江水運已成歷史,但現在涪江已是遂寧走向全國乃至全世界的一張名片,是遂寧經濟發展的巨大動力,將為遂寧大發展大跨越再做貢獻。

Copyright © 2020 Sichua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News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電話:028—85093859   投稿郵箱:lq00112233@163.com 通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11號
版權所有:四川省科技新聞學會 技術支持:仕航軟件 備案號:蜀ICP備16009762號-4
(-^O^-)MG爱丽娜_最新版 福彩3d出号走势图彩宝 七乐彩2006年走势图 篮球比分直播网 优博彩票平台网址 35选7新疆开奖结果 网络五分赛车骗局 开元棋牌官网是多少 北京赛车pk十 2021最新捕鱼平台 微信群牛牛玩法 海南飞鱼开奖同步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百搭麻将 6+1号码预测 台湾麻将官方在线平台投注 21点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