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會員文學
會員文學

宋雨霜:綠骨靜默花欲燃

發布日期:2020-12-14來源:四川省科技新聞學會作者:宋雨霜瀏覽量:51
詳情介紹

綠骨靜默花欲燃

 宋雨霜

      “啊呀,這真是像火把一樣的花朵!”周日去朋友枚家里做客,看到陽臺左側一簇蟹爪蘭正開得鮮艷,我忍不住贊嘆。油綠的肥嫩的莖條四下撒開,莖條頂端開著些小燈籠似的紅花,吐出鵝黃的蕊,花形像小小的火把。中間的莖條上也有米粒大小紅綠暈染的花骨朵,羞羞答答的樣子惹人憐愛。整盆植株紅綠交織的樣子真像一頂花冠,那白皙的陶瓷盆便是美麗的少女臉龐。

  聽我如此夸贊陶瓷花盆里盛放的蟹爪蘭,枚笑我“寫作的人就是不一樣,把一盆花夸得快要燃起來了”。我笑著回她,燃起來這話說得好,蟹爪蘭花開和石榴花開一樣的艷麗嬌紅,正應了那句“冬日花開花欲燃”呢!

  “蟹爪蘭總是綠油油的,有些悶悶不樂的樣子,像個懶懶的人,一年難得見它開次花。”枚有些嗔怪地對著眼前的花說到。我說:“不是它懶懶的,每種花的花期不一樣哦,你看這會外面天寒地凍,它卻開得像火一樣,給你陽臺帶來多大的溫暖呀。”枚聽我這般解釋又笑起來,她說自己很少用心觀察蟹爪蘭,當初只是隨意買了一盆養著,平時也并未細細打理。我們相視一笑,回到客廳又聊起別的。隔了一會,枚進廚房做飯,我在客廳看電視。

  我的目光不自覺地又被那陽臺上的火焰之花吸引去了,索性關了電視,專心致志賞起花來。蟹爪蘭的莖葉如螃蟹爪一般,又有蘭花一樣的花朵,果真是剛柔并濟的植物。想到枚剛才提到的,它懶懶的,一年難得開次花,我倒覺得蟹爪蘭是一位花中隱士呢。它小小的身子蓄積著能量,不與百花爭春,寂寥地度過春夏秋,在肅殺的冬日燃起火把,垂下紅綠花冠式樣的瀑布。

  蟹爪蘭扁平的莖葉深綠拙樸,邊沿有稀疏的鋸齒狀,一節節相連的便是那主莖了,我把它稱作綠骨。這綠骨藏在莖葉里,中間微微凸起并不顯眼,殊不知整個植株全靠這綠骨撐起呢。我想,艷紅的花朵正是從這綠骨里長出來的。  

   綠色莖葉肥嫩欲滴,嬌紅花朵肆意綻放,那藏在莖葉里的綠骨默不作聲。我想蟹爪蘭之所以能忍受寂寞,在冬日肆意吐露紅艷,離不開這綠骨的滋養與堅持。從營養供給而言,綠骨扎進土地,把那汁液輸送給莖葉,孕育花朵。從形態而言,綠骨藏匿其中,卻讓莖葉和花朵姿態萬千。哦,這深情的令人敬佩的綠骨!

    蟹爪蘭尚且如此,何況人乎?我想那些在艱難歲月中仍保持著生命活力、精神信念的人,就是綠骨挺拔的人。我想到了最敬慕的文人蘇東坡,他一生起伏波折、顛沛流離,仍在苦難的歲月中淡然吟唱。他的詩文是那紅碩的花朵,支撐其心其身立于天地間不倒的就是錚錚綠骨,那綠骨的內涵如“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一般大氣豪邁,有“一蓑煙雨任平生”一樣的灑脫自在,更有“待他自熟莫催他,火候足時他自美”的生活閑趣。

   文人墨客盡顯綠骨風情,普通百姓也不遜色。我想到了媽媽,盡管婚姻不順、生計艱難,她仍昂揚著綠骨,在生活里跋涉前行。媽媽吃著清淡的飯食,就像蟹爪蘭一樣只需要簡單的營養,一點陽光足以滋養生命。我們小小的廉租房陽臺上,媽媽種了蘭草、綠蘿、月季花,每一盆都是她的寶貝。有一次我回家,看她細細澆水呵護,還對花草說著柔情絮語,問她種花之樂在哪里。她說:“你愛花草,花草也愛你呀,你看它們笑得好可愛。”頓了一下,媽媽又說:“你和姐姐長大了,不在我身邊,我就照顧這些花寶貝,它們也是我的孩子,是你們的姊妹呢。”媽媽這話頓時擊中我敏感的內心,母女三人相依為命的日子浮現眼前。時光匆匆,姐姐早已嫁人育子,工作繁忙,我在成都念書工作,也很少回家。不知不覺間,媽媽已然步入了空巢阿姨的隊列了。

   曾經,在最艱難的日子里,媽媽仍堅持著供兩姐妹讀書,只為了讓生命真正開出自信知性的花朵。慶幸的是,姐妹倆沒有辜負綠骨的付出,努力地蓄積能量,終于挨過漫長的寂寥的季節,迎來屬于自己的春天。我和姐姐何嘗不是汲取著媽媽的骨血開出生命之花呢?她是綠骨,把母愛的養料輸送給我們,把堅強質樸的信念輸送給我們。如今,我和姐姐這兩朵鮮艷的花朵在自己的世界盡態極妍,寂寞的綠骨又開始照料新的花朵。我能理解媽媽細心呵護花草的心意了,她在重溫母女親情的細膩,她在感受母愛付出的價值感。

    我了解到蟹爪蘭的花語是“好運當頭、運轉乾坤”,這真是令人振奮歡喜的寓意?;鸺t的花朵里,藏著滿滿的歲月之情,那是寂寥堅守后的極致絢爛,那是生命更迭帶來的希望。我把觀賞蟹爪蘭的感悟分享給枚,她動情地建議我多給媽媽打電話,分享自己的喜怒哀樂,母女的世界即使遠隔千山萬水也能心意相通。臨別時,我表示想帶一支蟹爪蘭回去扦插在陽臺花盆里,枚爽快的答應了,樂呵呵地說好運與幸福就是要分享的嘛。

   一支帶著花骨朵的蟹爪蘭成為我陽臺上的新寶貝,這靜默綠骨和即將盛放的紅花也會溫暖我的世界,我感到知足喜悅。歷經風雨,我的生活何嘗不是綠骨一般的靜默呢?備課教學,讀書創作,種花郊游,清寂的日子中我并不感到無聊。咽下孤獨,咀嚼清歡,在清寂卻豐盈的時光里安然成長,蓄積生命的能量。我堅信,終有一天我的生命也會開出紅碩的花朵。

    蟹爪蘭的春、夏、秋之靜默,催開了冬之絢爛。綠色的骨頭,刻進骨子的堅強;紅色的花朵,洋溢臉上的幸福。我渴望,自己的生命也如這“冬日花開花欲燃”的蟹爪蘭一般,有綠骨的堅韌執著,也有紅花的絢爛嬌艷。綠骨靜默花欲燃,是生命別樣的高貴。

Copyright © 2020 Sichua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News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電話:028—85093859   投稿郵箱:lq00112233@163.com 通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11號
版權所有:四川省科技新聞學會 技術支持:仕航軟件 備案號:蜀ICP備16009762號-4
(-^O^-)MG爱丽娜_最新版 澳客网北单比分直播网 吉林麻将攒蛋 21点技巧入口_点击登陆 今晚福建31选7走势图 竞彩篮球大小分投注表 内蒙古11选5走势 辽宁快乐12预测 微信捕鱼游戏可以赚钱 ag和bg视讯哪个假 竞彩篮球大小分投注表 7.15北单比分推荐 mejt期货交易策略 打东北麻将技巧 哈灵浙江麻将app 福彩3d开奖号码 广东快乐十分电视走势图表